韩式1.5分彩 > 原创帖文 >


JT叔叔:虚劳体质与自律神经失调
JT叔叔:虚劳体质与自律神经失调
  
 我们看《伤寒杂病论》,看张仲景在治虚劳的时候,我们会发现:这位中国人称为医圣的人,他为什么要动用到一些……现代中药学所谓的「安定自律神经」的药?如果我们看张仲景在里的一些描述,我们会发现张仲景医书里的虚劳,在病因的这个部份,是严重地指到今天西医说的「自律神经失调」。
  
  我的爸爸是西医,他有时候会跟我聊到现代人的身体状况,他常说:「现代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疑难杂症,真的要归咎原因的话,恐怕要归到『自律神经失调』这个地方。」
  
  当一个现代人的精神处在某种状态下,他身体的整个运作机能、免疫功能是紊乱的。当身体处在一个这样紊乱的状况下,很多毛病才会发生。比如说,心情很紧张、压力很大,这个人才会胃里面有幽门杆菌大繁殖,才会胃溃疡,到底来讲,还是有一个源头在心情这边的。
  
  自律神经失调。那么,自律神经是什么?就是我们人体里面,有一些神经系统,它是自己管自己的,我们不能用意志把它怎么样,不能控制它。——自律神经系统,我现在姑且用很粗略的分法来讲,我不能讲很详细的西医学,真的要讲,要说什么神经的第几个神经结管什么,我想我讲不了、我也不会。
  
  自律神经,我们一般说分成交感神经、跟副交感神经,我们虽不能主动控制交感神经、副交感神经,可是,当我们的心情有一些变化的时候,身体的神经就会自然有反应了。
  
  什么时候一个人会动到交感神经?我常举的例子是:一个人家里失火的时候,本来没什么力气的人,为了抢救财物,连冰箱都抱得动了,是不是?这是「火灾时的蛮力」。那么,火灾时的蛮力,是怎么来得?是因为当交感神经在兴奋的时候,它会刺激我们的肾上腺,我们的肾上腺就会分泌肾上腺髓质素。
  
  肾上腺素有两种,副交感神经刺激分泌的,是肾上腺皮质素,那是不一样的东西。
  
  当火灾的时候,交感神经这一套系统兴奋的时候……你想想看,如果我们今天家里有人出车祸了,我们赶去看他、陪他办手续……这一路上饭也没吃、觉也没睡,事情处理完了回到家,这时候试觉得身体有得到补益了?还是觉得虚了?觉得虚了,对不对?就像火灾的时候办完冰箱,是续貂,不是补到。所以交感神经这一边的运作,多多少少会有一种结果,就是让我们觉得「体力、营养被透支了」。
  
  交感神经为什么会兴奋?其实很简单。
  
  当一个人交感神经要兴奋的时候,比较是一个人处在压力的时候、在「怕」什么的时候,比如说争名夺利、勾心斗角,都是在「怕」得不到、「怕」失去什么,这种时候,交感神经就会亢奋起来了。我们台湾人,是全世界交感神经最会兴奋的一群人。
  
  当我们的所作所为所想,是以「怕」为轴心的时候,交感神经就会兴奋啦。比方说,你跟你儿子说:「儿啊,不要贪玩啊,要好好用功读书啊,妈妈这是为你好啊。」如果你讲这些话的理由,是因为「怕」你儿子不读书的话将来没有出息、不幸福,你是因为怕而挤出这个哎,这样就是动到交感神经了,人就开始紧绷了,周遭的空气开始沉重了……
  
  不是善意或恶意的问题,而是做事的「动机」是受「怕」支配的时候,就动到交感神经了。
  
  这种事情要举例,举也举不完,比如说,如果我是一个爱面子的人,我到一个场合去,我知道有一个人他讲话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可能会损到我的面子,我到这个场合去,就在那里小心翼翼地希望他不要乱讲话……这个过程也都在动交感神经。
  
  爱面子也动交感神经、压力大也动交感神经,说谎也是,辩论也是,说服他人也是,妥协、忍让、担心、委屈都是……我们台湾人的可怜,就是大家清醒着过日子的时候,几乎没有不动交感神经的时候。
  
  那么,一旦动过交感神经,之后发生的一连串体内机转,其实我们人类是不太能够靠一己之力收摊的。
  
  交感神经一紧张,免疫功能就完蛋。
  
  现在很多所谓「充满爱心的好人」死于乱七八糟的绝症,死前三五天还在叹「神啊,我又没有做坏事,你为什么要这样试炼我?」,关键原因往往是在这个地方。
  
  交感神经兴奋过度不能收摊的例子,还有那些呢?
  
  以台湾人的疾病类型来说,典型的例子是糖尿病:华人地区、尤其是台湾地区特别有一种糖尿病。
  
  我不晓得大家知不知道,在国外的糖尿病助赢韩式1.5分彩患者,他们的问题是身体细胞吸收、贮存糖分的功能不良,所以糖会流失。如果是美国人的糖尿病,吃或打胰岛素,刺激身体把糖收到细胞里,这样活到八九十岁也还安稳没事。
  
  那是因为美国人他们的糖尿病,往往是因为饮食习惯的问题。比如说喝太多咖啡、暴饮暴食……我在美国吃东西的时候,都很纳闷美国人他们是怎么活的,吃东西之前,先灌一大杯冰的东西,然后一大盘生菜色拉这样吃下去,然后又牛排、又一大盘快把人噎死的甜点……我真是部知道美国人他们的脾胃是如何一路操练过来走到今天的,实在是太猛了,我吃不下去的。但是他们已经很习惯天天这么吃,一个汉堡里面肉已经多到都快消化不动了,还夹一堆冰冰的生菜,然后又是西红柿酱又是炸薯条……那个食物的量简直让我下巴都要脱臼了。
  
  所以,我,身为一个台湾人,都称他们那叫「暴食」,他们已经很习惯这样的暴食活动了,这样脾胃当然会坏,于是胰岛素分泌就出问题了。
  
  所以他们用人为的方式补充了胰岛素之后,血糖自然就下来了。可是,这一套只有欧美人适用的,怎么说呢?
  
  我们台湾人的糖尿病,跟美国人的糖尿病根本是不一样的,美国人的糖尿病,是因为胰岛素不足,补充胰岛素,就可以把血液里的糖收到细胞里、营养就可以储存。
  
  可是,我们台湾的西医界啊,看到欧美人血糖高这样搞以后,遇到台湾人的血糖高,就把美国人这套用胰岛素的疗法引进台湾沿用,结果,会怎么样呢?
  
  台湾人的糖尿病,大多数是交感神经兴奋造成的。台湾人平常过日子的时候,有意无意地都在担心这个、提防那个,所以呢,虽然没有真的发生火灾,但也天天都在内心「烧小火」,处在一种「亚焦虑」状态,不是激烈的焦虑,但是一直微微地焦虑着。我想,我们扪心自问,大家都知道台湾人是怎么在活的。愈有「爱心」的人愈会得这个病。
  
  交感神经跟肾上腺髓质素这一块,因为随时都觉得:好像要火灾了、要准备搬冰箱了韩式1.5分彩投注技巧,所以就随时都把血糖提得高高的。一开始就不记得是胰岛素的事情,我们台湾这些傻医生去学美国这一套,叫台湾的糖尿病患者打胰岛素降血糖,问题不在胰岛素,胰岛素一进来,血糖一降,交感神经吓死了:「我们不是要作战吗?没有兵怎么作战?」所以就全力刺激肾上腺分泌肾上腺髓质素来升血糖,结果肾脏就败掉了;再加上不吃淀粉质,以为可以降血糖,天哪,都不晓得,蛋白质在消化的时候得不到醣类的帮助,会变得多毒、多耗肾啊。所以全世界的华人地区、尤其台湾地区,几乎糖尿病人都是乖乖照医生指示保养十年就洗肾,在美国是蛮少有这样的事情的,台湾的糖尿病患者几乎十年就洗肾,这是因为,我们搞错了。
  
  不要说糖尿病这种病,说点不那么严重的小病,很多人的鼻子过敏,季节变换的时候就流鼻水、打喷嚏,很痛苦的对不对?光是鼻子过敏,台湾的跟外国的就不一样。外国人说的花粉热,那是在气候特别干燥的时候发作的;可是台湾人的鼻子过敏,那是气候特别湿冷的时候发作的对不对?所以有的人,他到了美国会鼻子过敏,回台湾就好了;有的人是他在台湾会鼻子过敏,到美国就好了。所以两者是不同种的,医法也不一样的。
  
  因此在台湾的糖尿病患者,要他们不吃含糖的东西、要用胰岛素降血糖,那是在找死、自己在找死。
  
  台湾的糖尿病,没这回事,跟外国人的糖尿病是不同种的,是刚好相反的。这……当然是题外话,我们只是略为提一提交感神经过度兴奋会有什么情形,当然还有很多其它的毛病,糖尿病只是其中一种。忧郁症也是一种。
  
  「交感神经过度兴奋」这件事,本身就很伤到人的免疫机能。我们现代人免疫机能坏掉的病可不算少啊,轻一点是容易感冒、血压高,严重一点的有红斑狼疮;甚至,癌病,也是免疫机能不好啊。如果免疫机能很好的话,身体有什么异常的细胞,身体自己就把它找出来杀掉了。哪里会有机会让它坐大变成癌病啊?对不对?身体里面可以有一坨那么不好的细胞长到那么大,身体都没有发现,这岂不是身体的韩式1.5分彩免疫机能整个都瞎掉啦?——大概是这样的状况。
  
  相反地,副交感神经是什么时候能够起作用的啊?副交感神经分泌的肾上腺皮质素是干什么用的啊?
  
  它能够让我们的身体放松、开心、吸收营养来滋养身体,让我们体力变好,帮助身体消炎、免疫力增强的。所以,如果我们说交感神经那一套作用出来的东西叫「损耗」,那么副交感神经对身体的功用就是「滋养」了。
  
  问题就是,我们现在活到廿一世纪了,有件事情倒是蛮可悲的,就是我们好像都比较擅长刺激交感神经,提振副交感神经这件事,我们好像不太行。
  
  比如说一个人心情好好的,要刺激他一下让他坏下去,是很容易的;如果是一个人心情不好,要让他好起来,这好像……比较难了?
  
  当我们人类的情绪运作,都比较习惯往交感神经那一方偏倾过去的时候,身体的免疫机能当然也就愈来愈烂。当然,以体质来说,交感神经很会兴奋,副交感神经不能伸展,这样自律神经失调造成的各种各样的「虚劳」病。这是我们现代人身体面临的一个非常讨厌的问题。因为我们的免疫系统是要靠副交感神经这一块的。
  
  肾上腺皮质素里的东西,一般来讲它的成分比较多的,是我们所谓的「类固醇」之类的东西。那么,大家想想看:很多人家里的小朋友有这个气喘病、异位性皮肤炎、过敏什么的,气喘病发作的时候,喷的药里面可能有类固醇对不对?或者是,有些人很容易过敏,抗过敏的药也是有类固醇对不对?红斑狼疮的药也是类固醇对不对?还有抗组织胺之类的药物。
  
  当我们看到这些药的成份的时候,是不是会有一个警觉?——
  
  「这些成分不是我们的身体本来自己会制造出来的吗?为什么我们变成要从外部摄取了?」
  
  这大概就是因为,以现代人的心灵修养来讲,副交感这一块几乎都被封杀掉了;这一块机能被封杀掉了,免疫力出不来了,本来人体可以制造的东西都没有了,所以有那么多过敏、气喘……等等的患者,以及更多所谓免疫失调的患者。
  
  其实,以神经系统来说,对小孩子的健康而言,最狠毒的戕害,不一定是烂疫苗,不一定是吃错药,而是「父母的担心」:父母愈爱担心小孩,小孩子心情就愈被这种「人情压力」污染得频频动用交感神经,于是免疫力就整个烂下去!而父母还唯恐自己对小孩「爱得不够」,更加呵护倍至,教他「这个有细菌哦不要吃、那个有过敏原哦不要碰……」加速这个恶性循环。
  
  人类本有的自我疗愈能力是很强的。像郭秘书帮台大心理系跟国小合作,做「雅乐舞」的「中心轴」理论实验,功用只是让小朋友感受自己的动作、对自己的身体更有感知力而已,看能不能增加集中力和创意之类的……结果,每天才练三五分钟吧,仅两个星期,好几个小朋友原来的鼻子过敏都不发作了,还有假性近视的小朋友视力忽然变好了。郭秘书就在感慨说:原来,这些小朋友的「过敏」,根本是神经压力造成的;只让他们放松一滴滴、让副交感神经出来一滴滴而已……免疫机能就回来了,就可以好这么多!可是,现在的小朋友,连这么一点点的放松的权力,都不能拥有!好可怜!
  
  小朋友可以用这么少的训练就神经松开,可是,大人们,大概就会困难很多噢?
  
  而从这样子的实况来看,我们这些成年人,如果因为什么绝症而不得好死,究竟要说是无辜,还是活该?我们的免疫机能、自愈能力被消灭掉了,这个责任,是不是还是在于我们本人才对?
  
  尽全力去得癌病的我们
  
  另外,我们现在的民众,还有一种医学观点是非常可怕的,我们要制造肾上腺皮质素的类固醇,最能帮到忙的食物是什么?是肥猪肉、鸡蛋黄。因为胆固醇是类固醇的原料,含有大量胆固醇的东西,是很能滋养副交感这一块的,间接来说,这也就是中医说的「补肾」啊。
  
  可是呢,我们现代人过去好像有一种幻觉,认为胆固醇如果高的话,心脏会塞住、血管会塞住,所以不要吃胆固醇。我觉得现代人好可怜,到底胆固醇高了,心脏血管会不会塞住?其实就算是西医界,也早已洗刷了它的污名了,两者是没有正相关的。可是我们的民众要跟上医学界的认识,往往是需要等它三十年的,等这三十年里发生了很多很多惨事,大家才会觉得从前的认识好像真的有问题。
  
  像我都不太好意思讲这个,因为我想,在座的很多人吃饭的时候都会「不要吃鸡蛋黄啊,这个胆固醇很高」、「墨鱼不要吃啊,它胆固醇好高喔」,讲了好像要跟你们扛上……可是,以我现在的所知来说,胆固醇是最能够修补到人的免疫功能的东西之一了,如果你要说中医说的「肾气」、「肾阳」是什么?其实都差不多跟胆固醇是正相关的,肾上腺皮质素能不能正常地分泌就关系到中医说的一个人的肾好不好。
  
  我们今天的主题是「性与虚劳」对不对?可是,我们现代人的虚劳,性的耗损,也只是一部份,我觉得现代很多人,猪油也不吃、鸡蛋黄也不吃、肥肉也不吃,油也要用很干净的什么橄榄油或是芥菜油。这些胆固醇的来源全都被你封印了,你又何必去紧张房事伤身?饮食就已经很伤了啊!光是这样子的饮食,都很够一个人得忧郁症了。
  
  这些东西都没有了,免疫机能就会烂到一个很难想象的地步。为了不要得心葬病,而把胆固醇降得好低好低的时候,其实这种作为就好像:一个人走在一条狭窄的道路,这个路地一边有悬崖,上面挂着个牌子写「小心得心葬病」,所以我们就很好心地……用力地拉住这个人往另一边一拽,结果这个人就掉下另外一边的一个更深的悬崖里去了,这个更深的悬崖,叫作「癌病」。
  
  胆固醇低的人,更会得癌病啊!这不是一个更基础的常识吗?国外吃降胆固醇的药,吃到得癌病而死的例子,可多了!而我们台湾啊,人间佛国,更惨;现在我们这里得癌病的人,几乎已经是「十癌五素」了——十个癌病的患者之中,就有五个是吃素、或吃得很素的!——简直是发佛心来自杀的。
  
  我们来想想看:心脏病,梗一下就死掉了,多轻松?直返西天的豪华班机不坐,偏要去买站票挤烂火车!为什么要逃心脏病逃到癌病那里去呢?这没有一点意义啊!胆固醇多吃、肥猪油多吃,「就算」果真吃到心脏病死掉好了,那也是「给我一个痛快」,何必躲到凌迟处死的角落呢?
  
  所以,人「被恐惧支配」的时候是很可怕的,会无意识中做出很多自我毁灭的行为。糖尿病,不要鸟它!照吃照喝,胡混二十年也只是「容易累」;你非要接受恐吓,变成去洗肾!
  
  前些年,日本的NHK电视台就说了,有一个新发现:胆固醇验出来高到280以上的人,没有人会得癌病。现在有些人,胆固醇到260就在家里吓得半死、觉得要得心脏病了,都不知道再给它加20就功德圆满了,就不得癌病了。
  
  现代的科技,很多事情都是还在开发之中,很多情报都是随时在改版的。
  
  胆固醇如果不够的话,毛病会很多。人类的神经系统,其实是很大量的胆固醇构成的,神经突触的「鞘子」是胆固醇构成的,甚至可以说,人类的大脑,有四分之三都是胆固醇,所以常吃的东西很素、很干净,饱和脂肪酸都不够的时候,有人摸他觉得皮肤会痛,这都是胆固醇太少、神经元受伤了,神经在短路了,是胆固醇吃得不够的关系。
  
  这种的体质,也会呈显在心情上:胆固醇不足,神经元很虚的人,个性很容易变成我们一般家常话说的「神经很纤细」的人。这样的人,不管遇到怎么样的人事物,到都来都仍会觉得「不舒服、有压力」,个性会愈来愈退缩。今日「性冷感」症的患者,有一部分是这一路;和人有所接触,于他而言,就是不爽不爽的。当然,这种体质,距离忧郁症,也只有几步之远了。
  
  所以很多虚劳病,还不要讲到房中术、讲到七损八益,如果你天天吃肥猪肉,就好一半了。但这个「谬论」,现在也不能推广对不对?我也只能自己说说而已。
  
  就像,台湾人要治糖尿病,最好每天用一百多公克的红糖煮水喝(精制糖不行哦,有害的),不要吃什么降血糖药,因为台湾人的糖尿病不是这一种。每天喝滚二十多分钟的红糖水,就这样喝,为什么?人的血糖高,你也可以把它想象成「全身的细胞都吃不到糖,所以全身的细胞都在喊饿」这样的画面。因为台湾人这种紧张跟焦虑造成的糖尿病,是细胞耗损得太多,所以一定要把它喂饱才行,喂饱它,它就舒服了,就不喊饿了,血糖就掉下来了,伤口也不烂了。
  
  所以,如果都不用降血糖的西药,就每天喝红糖水,饭也照常吃、多吃,现在西医说叫作「找死」的那些事情统统都要做齐,最好还要加上一些补药的调理,糖尿病就医好了。
  
  记得我以前还在教中医基础的时候,有一个班上的同学,好像是做药物代理商的,跟我借了下课的时间跟同学推销东西,那时候他是介绍一种叫作「多醣体」的西药,说得好像仙丹一样,什么一用血糖就降,溃烂的手脚都奇迹一般长回来,就不用截肢云云……那,既然是仙丹,价位当然也是「天价」……看你是要钱还是要命囖。
  
  结果,最近,我听别的老师在讲,才晓得这个「多醣体」的全名是「甘蔗多醣」,根本就是红糖里面很普通的成分。只是西医之前说「不淮吃糖」恐吓成那个样子,现在也不能改口啦,只好另弄个名目来让你吃糖救命,平常还是叫你「糖类摄取千万要小心哟!」。我们这些消费者啊,说来也是犯贱啦!——一样的成分,贵得要死的多醣体,那叫仙丹;便宜得要死的粗蔗糖、甘蔗汁,就是毒药啦!
  
  不过,这些话我也只能在这里说说,如果有人跑去跟家里的糖尿病患者说:「今天开始解禁啦,饭可以吃啦,要喝糖水啦!」我想那个患者大概会说:「我……是不是……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了?你这么想要……赶我离开这个世界?」所以,这些话我们在自己的圈圈里可以这样讲,说到外面去就好像什么妖孽一样,这是很麻烦的。
  
  那么,我想我还是要讲回我们的主题,房中术。
  
  房中术这个东西,如果我们看古书的话,就会发现,房中之事要「搞砸」,往往问题都是出在男生这一边,女人比较无辜一点。张仲景在讲的虚劳体质,也比较指向男人,较不指向女人,女人的病有另外一个系统。我们也都知道男人比女人短命,这恐怕也有道理。
  
  认识「阴阳」
  
  以阳为主导的宇宙观
  
  无论医家或是道家,都有一种很基本的「阴阳」概念。
  
  如果我们要用比较哲学的层面来定义的话,中国人也讲,人活在天地之间,「天、地、人」加起来叫作「三才」,这个说法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是中国古代经典的话(比如说道家的经典),「地」是有形的物质世界,「天」这个东西好像是指向一个看不见的世界,物质宇宙之外的一个更高层的世界;或者是,《庄子》这本书讲的「天」,会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西方说的「上帝」。也就是说,中国人说的天,比较是那个看不到、摸不着、形而上的世界,这个形而上的世界,要说也不知道怎么说,姑且称它为一种能量的世界吧;而且,它是有「意识」、「人格」的,不是一个机械性的死东西。
  
  同样的,把「天和地」代换成「阳和阴」也可以:
  
  阳,比较是能量的、意识的世界。相对而言,阴所代表的,比较是物质的世界。
  
  而人类,就夹在这两个世界之间,既有物质的肉身,有能量的意识。
  
  比如说,物质的身体叫作阴,能量的身体,或者说灵魂,叫作阳。
  
  人的一生,其实是一直面临着一次又一次「阴」与「阳」的价值选择,说得小说文艺腔一点,「有形的财富和无形的快乐,你,要选那一边?」
  
  当我们受物质世界的影响,而患得患失、被恐惧支配的时候,就代表我们选择了「阴」这一边。
  
  这个世界之上,究竟存不存在形而上的世界?我想,大家多多少少都有各自的版本,好像各个宗教都有这么一个更高层的世界存在。如果不讲宗教,就只好说:现在的科学家发现,我们所知道的这个宇宙,它的背后是有更多东西的,他们提出一个叫作「暗物质」、DarkMatter的说法。
  
  好像是因为波长、频率的关系,我们现在肉眼或身体都没办法感知到的某个世界、这些我们所不能感知到的宇宙的重量,他们计算出来的结果是,我们感觉到的宇宙,只占到真实宇宙的4%,而那个形而上的、感知不到的宇宙,占到的是全宇宙的96%,这个比例代表了什么?
  
  ——我们中国人,无论是医家还是道家所说的「阴阳调和」这件事,从来也不是说阴是一,阳是一,一比一这样扣合起来。从来不是。
  
  医家跟道家的「阴阳调和」,都是认为阳是比阴大很多的、是统驭阴的。
  
  好比说,如果有个人内力高强,发一掌就可以把墙壁打一个洞,这是他能量的身体能统驭他物质的身体去做这件事。这在中医的身体观也是一样的,身体的「能量系统」的运作,是最要紧得,物质的部分,反而只是附着。「看不见的」阳的世界,是在背后支撑着「看得见的」阴的世界不要崩坏的。如果无形的阳的世界支撑不了阴的世界、有形的阴的世界崩坏了,我们中国人称这现象为什么?
  
  称之为「劫数」。
  
  自律神经的阴阳
  
  所以中国人说的「调阴阳」,或者说「修道」,大都是希望我们能把阴的比例压到最低,变成一个「纯阳之体」。
  
  这样的一个目标,我们要透过什么方法去达成呢?
  
  我们如果用现代医学所认识的人体,代入中医的框架时,我们会发现:前面说的自律神经的种种,交感神经这一块的运作属于「阴」,副交感神经这一块的运作属于「阳」。
  
  我这个说法,有的中西医兼修的学习者,他们的认知是和我相反的。因为乍看之下,交感神经让人「亢奋」,副交感神经让人「消沉」,所以很多人认为:交感是阳,副交感是阴。
  
  但,我比较倾向于以「结果」来认识这件事:交感神经透支体力,损耗阳气,所以是阴;而副交感神经,让人吃好睡好,会温养一个人的阳气,所以是阳。如果以病理和用药而言,也是我的这种分类法比较站得住脚;焦虑、忧郁、癌……等等的「阴实」之病,都和人的交感神经亢奋度成正相关,用药也是补阳开郁药有效,滋阴清火药的疗效低。
  
  而现代医学「自律神经」这种「阴阳」的感念,就刚好可以扣合到古时候「房中之术」的阴阳观点。
  
  调和阴阳,其实也可以说是要调和「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
  
  既然中国人所拥有的,是一种「以阳为主导」的宇宙观,很自然地,中国人所认为的「健康之人」,医家和道家的人类典范「太古真人」,就会是一种以副交感神经为主导的人类;当然,这和目前人类的现状……是相反的。现代人是交感神经主导一切。
  
  要说「修行」,那些很玄怪的灵修理论我不想讲了,在我们现在的生活中,如果要达成这件事,用中医的观点,就是:如果副交感神经系统能赢过交感神经的系统,那么身体就能够得到长养。什么叫得到长养?讲庸俗一点,就是变得更健康、长寿,心情变得比较好。但,我们活在地球上,要比较健康或是心情比较好,对很多人来讲,都是很艰难的。
  
  各位有没有觉得:活到现在,结果也没有比二十年前更健康、更快乐?
  
  虽然在这里不想讲很打高空的话题,但是,人类如果能让副交感神经的这个系统得到长养的话,其实这多多少少也算是有在「修道」了。只是,不容易啊。
  
  阴阳是相对而非绝对的一种「表记法」
  
  那么,干脆我们来岔题讲一讲中国人古时候的内功跟气功好了。我们中国人说什么……「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这三个步骤,叫作「三花聚顶」,有没有听过啊?这三花据顶的工程,就是在你这个肉身里面,经过一番修炼,把你储存于肉身的物质基础,转化为「气」的能量,这叫「炼精化气」。然后呢,再把这个气的能量,提升它的层次,使它变成一种类似灵魂的东西,那后那个灵魂可以离开身体出来散步,这是「炼气化神」。然后呢,在这个宇宙的顶端,还有一个什么东西?还有一个支撑着这个宇宙能够存在的法则存在,那个「法则」,不知道叫什么,最近有学生告诉我说,老子称它为「玄牝」。
  
  「玄」就是黑摸摸的看不到,「牝」就是一头母牛,也就是生出这个宇宙的那个子宫,但是,那个……根本就还没有物质化、没有现象化啊,所以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然而在宇宙背后,还有一个这样子的东西。修道者还要让自己变得跟宇宙赖以存在的那个法则合而为一,然后一个人「我觉得怎样怎样……」的那个「我」消失掉,变成一切以宇宙的公道为公道,到那时候,一个人的「自我」就没有了。这叫「炼神还虚,还虚合道」。
  
  以前讲过的内容来说的话,有形的、物质的东西,我们称它为「阴」;无形的、能量的东西,我们称它为「阳」。所以中医在分别人的阴阳,就会有一种「对举」,比如说,如果血是「阴」的话,那运化你全身的气就是「阳」,动能越多的东西就越阳。
  
  大体上来讲,比较属于能量、比较动态的是「阳」;比较属于静态、比较固着在那边的东西叫做「阴」。把一切大约做一个二元的归类,来形成阴阳的基本定义。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记得的是:阴阳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如果你的肉身是阴的话,那你的灵魂就是阳……可是,这东西永远都是「相对的存在」,什么叫相对的存在?就是如果有一天你修到了「炼气化神」的时候,那可能你的气,即使都是阳气,但是跟更高阶的「神」相比,神是阳的,气是阴的;等到有一天你要「炼神还虚」的时候,跟那个「宇宙背后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相比的时候,那么你的灵魂、你的自我,就都是阴的,「那个东西」才是阳的。
  
  宇宙背后的法则,道家说的是「道」,那是最硬、最强势的东西,你再有力气也拗不动它的。中国人也叫它做「罡」,和刚硬的刚一样的发音。佛经里的象征符号是用「钻石」,也就是《金刚经》、「金刚界曼荼罗」的「金刚」。金刚石是人间最硬的东西,用来比喻那个最「阳」的东西。
  
  阴阳是一种「表记法」,也就是我们中国人用来表记东西的象征符号,就像我们中国人会用《易经》来表记这个宇宙,对于宇宙中每一种现象,给它一个阴阳的二元电脑符号。可是那还只是表记法,不是「绝对」,是「相对」的。
  
  一般说气为阳,血为阴,但如果是拿血和骨头对举的话,血是阳,骨是阴。所以「五脏」和「六腑」相比,六腑是阳,五脏是阴;因为六腑都是两头通的管子,比起一坨不动的五脏要更有动态;可是,四肢跟六腑相比呢?四肢的动态大于六腑,于是六腑就变成是阴,四肢是阳。
  
  ——就像这样子,一种表记法的概念。定义上不说「绝对」。
  
  因为我们现在是活在这个百分之四的世界,我们有什么资格讲「绝对」啊?我们在这个世界划分出来的阴阳,一定不会是那个完整宇宙的阴阳。
  
我的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721961197
  
我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